区块链游戏:难以为继or未来已来?

文/尹宁 出品/陀螺研究院 Axie infinity总交易额超过30亿美元,农民世界NFT总价值一度达到18亿元,游戏巨头育碧推出区块链游戏平台Ubisoft Quartz,今年以来,伴随着元宇宙与P2E的火热浪潮,区块链以其强大的叙事能力势如破竹的切入到传统游戏领域,顶级风投、知名巨企纷纷入局,迸发出极大的经济潜能,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在游戏的运用可切实解决游戏透明度和游戏资产所有权分离问题,给传统游戏转型提供了新范式,但另一方面,链游自身的投资属性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滋生了资金盘、非法集资等一系列问题,有部分群众认为这只是加密圈换汤不换药的卷土重来,而在近日,央视甚至点名批评了众多知名区块链游戏,龙头老大Axie infinity也赫然在列。 那么,区块链游戏是什么?其发展的现状究竟如何? 区块链游戏的诞生:市场转型与游戏痛点的双重刺激 游戏,集教育性与文化性为一体,承载着人类娱乐与放松的高层次精神需求。自1952年全球首款电子游戏井字棋出现,发展至今,电子游戏已有将近70年的历史,其形式和载体多样性逐渐增强,已逐步由最初的街机游戏,相继经历主机、单机到以端游与手游为主的当下,向VR/AR为终端的虚拟现实游戏不断演进。 目前,游戏行业已处于手游时代中晚期,增量用户红利期已过,尽管在2020年疫情的影响下有所回弹,但总体而言,全球游戏行业市场增速不断放缓。根据 Newzoo《2021年全球游戏市场报告》,在主机和PC市场的逐渐萎缩下,预计2021 年全球游戏市场将收获来自消费者的1758亿美元收入,同比下降1.1%。移动游戏仍占据游戏市场的主导地位,预计2021年,移动游戏将创造907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4.4%,占据全球游戏市场收入的52%。 同时,游戏行业格局高度聚焦,市场集中度高,腾讯独占鳌头,新游突围难度日益增加,竞争十分激烈。根据Newzoo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排名前100的上市游戏公司创造了1663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23%,占据全球游戏市场的收入总额的94%,同期增加1%。腾讯控股以274亿美元的游戏收入位列首位。 从游戏内部而言,在游戏行业内透明度不足、游戏虚拟财产安全问题频发、现有监管持续加强等因素下,行业已然阵痛不断。在陡然增加的转型压力与现有行业的喋血驱动下,游戏行业新纪元的呼声不断极大,新模式、新玩法、新流量入口迫在眉睫。 而在此时,区块链,一种融合共识机制、智能合约、非对称加密机制等多种关键技术的分布式账本,其集透明机制、资产流转复用、所属权明确等优势于一体,引起了游戏行业的关注。 具体而言,传统游戏由中心服务端所控制,玩家存在信息差,尤其体现在游戏道具和资产方面,游戏道具的稀有度仅由服务端披露,存在黑箱操作与寻租的可能。而区块链游戏可实现更透明的游戏体验,通过智能合约与数据上链,信息获取可与中心端同步共识,全面降低信息壁垒,玩家可以参与进游戏设计更新中,进而创造更为公平的游戏机制。 同时,传统游戏中,玩家数据由游戏平台掌控,自主权较低,平台甚至可通过不同数据进行差异化的针对性设置,而凭借区块链的引入,通过玩家作为节点的入链,游戏数据权属完全下放给个人,可以真正实现个人游戏数据权益自由。 此外,区块链可直接促活游戏内资产流转。相比于游戏世界中安全度低、手续繁琐的资产场外流转,NFT的介入可通过资产标记化直接赋予游戏中的虚拟资产以真正的价值属性,同时可通过领域内token进行交易流转,推动游戏资产的市场化。市场化下,用户可通过NFT创造出各位个性化的游戏器具,并可与分红权、治理权挂钩,真正将原有的用户属性转换为游戏的创造者角色,进一步促进游戏生态的发展与完善。 最后,区块链游戏天然涵盖的元宇宙属性,更是让行业振奋不已,在市场转型与游戏痛点的双重刺激下,区块链游戏热情迅速走高。根据DappRadar 数据,截至 2021 年 12 月 15 日,全网累计已有 1201 个游戏类 Dapp 上线部署。从 2021 年 7 月以来,链游数据增长迅猛,玩家从 4 月初的 8 万人增长到12月的超过300万人,日交易量从 4 月初的50万美元左右增长到均值在约2200万美元左右的水平。 但目前备受追捧的区块链游戏,是否真的实现了众望所归的公平与透明? 链游爆火的关键:投资属性与打金热 在最初的区块链游戏中,主要由Cryptokitties等收藏类游戏占据主要地位,但随着其的不断发展,现在正是以P2E游戏为核心链游3.0时代,即通过构建相对完整的游戏经济循环以获取收益。 今年,无疑是P2E游戏的元年,Axie Infinity、Splinterlands 、Gods unchained等众多P2E项目接踵而至,根据BGA10月区块链游戏报告,10 月份平均每天有 120 万个 Unique Active Wallets 连接到区块链游戏,约占区块链行业活动的55%。其中,Axie Infinity更是以一己之力风靡整个东南亚市场,带动了玩赚游戏的高潮,截止12月16日,其交易总额已超过37.9亿美元,交易者数量超过113万人,其在今年三季度的收入超过7.8 亿美元,其单日收入最高甚至达到4000万美元。 实际上,当下火热的区块链游戏,最为核心的是其投资属性。纵观各类P2E项目,为构建经济循环,普遍的玩法是玩家预先通过购买道具或其他NFT载体作为门槛进入游戏领域,通过游戏内的操作获取获取游戏内发行的原生token,而玩家可以通过token或者NFT交易流转进行盈利。 同时,当下的热门链游普遍具有回本周期短、玩法简单易上手等多种特点,在游戏打金的刺激下,玩家纷纷涌入,投资机构也对此商业模式青睐有加。据不完全统计,9月以来,区块链游戏融资已超过21亿美元,软银、红杉中国、LD capital、高瓴等多家知名风投入局。 此外,在打金热的驱动下,服务于区块链游戏的集体式衍生组织打金工作室、链游公会等也在蓬勃发展,涌现出了诸如YGG、BlackPool等知名的链游社区组织,多数公会可通过为暂不具备链游门槛条件的玩家提供必要的条件,并为初始玩家提供专业的培训,从玩家获得的最终收益中进行分成的模式来促进游戏生态的发展。根据链新数据,自今年7月以来,有20家游戏公会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其中10家对外宣称获得了融资,而这些宣布获得融资的链游公会主要市场为东南亚地区,融资总额超过2亿美元。 链游陷阱?经济模式与合规性均需考量 可以看出,尽管链游发展迅速,但真正将其看作是游戏娱乐的却是少之又少,其更多是作为一种金融投资品而存在,通过先期成本与投入时间从中进行获利,那么这种盈利方式是否成立? 实际上,在用户群体基数有限的情况下,绝大多数P2E链游的经济系统高度依赖于外界新用户流量的增长。以知名游戏Axie Infinity为例进行分析,以下为Axie的经济模型,绿色线条表示价值流转,而黄色线条表示价值创造。在其经济模型中,玩家通过购买Axie NFT进入游戏,并需要通过消费原生token SLP和AXS进行Axie繁殖,而玩家获利的关键则是通过Axie战斗获取SLP和AXS繁殖Axie进行交易,同时也可通过token本身的二级市场溢价交易以及token质押获取利润。 可以看出,Axie NFT和原生token的循环是该经济闭环的关键。在游戏的发展初期一直到高峰期,用户的增长可直接促进经济不断发展。但随着用户的不断涌入,经济体将进入过热期,作为门槛的Axie市场价格会水涨船高,边际收益率不断降低,收益率的降低将直接刺激到用户的增长,伴随着新用户进入率下降,其原生token的需求也将下降,若市场上流转的原生token供给未及时改变,不论是质押利益还是token价格,也会随之降低,而价格的降低将进一步带动用户的清退引发螺旋。 实质上,在游戏的白皮书中,也采取了相对应的对抗措施,其认为,若Axie的需求下降,随着用户的退出,其市场价格会逐渐恢复。客观上,若游戏经济体存在极大的用户基数时,即有海量内需时,该种阶段将类似美林时钟一般从衰退期进入复苏期。在现实情况中,目前大多数游戏玩家仅是为了投资进入游戏,游戏体量有限,Axie投资的边际报酬率的下降将远大于边际需求的上升,而市场上SLP供给高于需求,若将此游戏看作为一个封闭的经济系统,SLP和AXS是经济体的货币,售卖Axie看作是出口,繁殖认为是投资,质押则是储蓄,二级市场的token买卖看成是外汇交易,该经济体属于要素可自由流动的高度外向型经济,若不采取通缩或增进内部消费,在此时可能会处于“滞胀”的状态。 尽管Axie也在通过各种方式去规避可能出现的风险,例如使用SLP 燃烧机制、Land游戏开发等不断优化系统设置,但根据Naavik研究员Lars Doucet撰写的报告,截止11月中旬,Axie Infinity普通玩家的每日收入已下滑至菲律宾最低工资线以下。 而除了经济系统还处于发展中外,最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众多仿盘也争先推出。这些仿盘多毫无经济逻辑、没有官方背书与技术团队,资金深度不足,旨在以资金盘洗劫为目的,近月来,已出现多个该类仿盘,11月16日链游币安英雄上线不到半月就已崩盘,公会及个人玩家损失巨大,而近日,链游项目CryptoMines价格三天内跌超90%。 事实上,从上述的盈利模式也可看出,链游实际上与加密中的流动性挖矿性质相当接近,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在我国严厉打击加密领域的背景下,有接近70%的加密货币领域前从业者的人开始踏入链游或链游公会中。 区块链游戏是否难以为继? 从游戏本身来说,区块链的引入增强了游戏的透明、公平与安全性,给予玩家以共同建设者的新兴体验,同时,伴随着VR、云计算、数据孪生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区块链游戏作为元宇宙的关键切入点,不仅给予传统游戏以新的流量入口,也带来了广阔的转型空间,蕴含着极大的潜力。 但从发展历程而言,区块链游戏仍处于发展的早中期阶段,从技术方面,涉及区块链效率与安全的共识机制、隐私计算、智能合约等技术仍有待突破。在基础设施方面,当前的区块链游戏多在以太坊、WAX和BSC等公链上承载,尤其以以太坊为主阵地,DappRadar统计数据显示,约有44%的链游在以太坊上运行。但以太坊的拥堵情况极大的阻碍了链游的发展,这也导致区块链游戏向Layer2和其它公链溢出,例如当前备受关注的Solana就已孵化了数十个链游项目,但总体而言,区块链游戏的基础设施仍多是由现有的主流公链构成,多样化仍显不足。而在应用方面,目前游戏形式仍较为单一,游戏设计效果粗糙,还停留在最初的以PVP及策略游戏为主,趣味性不强,更有甚者表示,部分游戏可以和上班相提并论,长此以往,应用泡沫堆积,将极大的影响区块链游戏发展。 此外,监管也将是区块链游戏所需要面临的议题。在我国,区块链游戏所涉及的加密货币是明令禁止的,尽管现在众多链游以擦边球等形式逃避监管,但要真正在我国参与区块链游戏仍将是面临风险。 但乐观的是,游戏行业已开始在更为流畅的游戏体验、更为精细的视觉效果、用户自主社交等各方面开展了积极的尝试,随着元宇宙、积分形式、社交游戏、UGC内容平台等多品类的创新与发展,游戏的类型也将向RPG、RTS、AVG等方向不断拓展,3A级合规性的链游或许也将指日可待。 归根结底,当前的链游仅仅是加入NFT与通证经济的4399小游戏,单纯为了赚钱而去开展的游戏是否还属于游戏,是否有本末倒置之嫌,play to earn 还是 earn to play?也许在未来,当play to earn和play to fun能同时兼顾的时候,区块链游戏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

版权声明:4c25b034b0faa408 发表于 2021-12-20 16:01:25。
转载请注明:区块链游戏:难以为继or未来已来? | 链游|区块链游戏